第四届黔南骄傲年度人物评选活动

    当前位置:
  1. 首页 >> 人物事迹

罗海香

为我点赞

罗海香先进事迹材料

 

 

罗海香, 48岁,布依族,是贵定县铁厂社区摆谷村卫生室的一名普通村医。

罗海香工作和生活的摆谷村,是位于贵定县南部边陲的一个地广人稀的少数民族自然村,占地面积31.7平方公里。全村共有16个自然寨,1700多人,少数民族占95%以上。由于这里距离城镇路途遥远,道路崎岖,自古以来这里的老百姓看病十分困难。近几年来,国家实行了一系列的惠农政策,特别是新农合的实施为广大老百姓分担了大部分的医疗费用,从而减轻了老百姓的生活负担。现在,国家又出钱在她们摆谷村的交通要道上—者用修建了新的卫生室,也给她为群众看病、打针、捡药提供了很好的条件。

到现在为止,作为一名村医,她在摆谷村整整坚守了27年。有人问她,是什么力量促使你能下那么大的决心去几十年从事这个职业,做了这么多年的村医呢?

1969年,她出生于铁厂乡摆谷村者用寨的一个平凡、普通的农民家庭。由于家中人口较多,劳动力少,所以家庭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如果家里哪个得病了,不是硬挺着就是随便弄点草药来对付。实际上,也不仅仅是她家这样,村里其他许多人家也这样。如果得了大病,一方面没有钱看,加上缺少交通工具,路又烂又远,极不方便。很多人就是被这样糟糕、恶劣的环境活活拖死的。

有一年,一个毛风细雨的天气,她们村上的两个老人病了。实际上他们的病不不严重,就是有点伤风感冒,到诊所打一针开点药吃就没事了。可是他们因为有风湿的老毛病,腿脚不好走路不方便,所以走了很长时间才到她们乡卫生院。他们早上起床吃点过早后就开始走,一直走到下午才走到乡卫生院,看完病回到家天已经黑尽了。

这件事给她的印象十分深刻,她看着老人受的这份罪,心里很难过,也流了泪。她想,如果她们村里有一个卫生室,有一个医生的话,老人就不会受这份罪了,其他人看病也会方便得多。这件事给她触动很大,因此而产生了一个念头:长大后,她一定努力去当一名医生,起码能够让家里的人和寨邻的老人、小孩看病不再走远路。这就是她立志做一名乡村医生的动机。再有一件事,就是她在小学读书时,又一次公社组织看一部名叫《春苗》的电影,这部电影反映了一个赤脚医生高尚的医德医风,她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地服务于山村的村民们。这又给了她一个深深地烙印。

1984年,她们国家百废待兴,到处都吹满了改革的春风,她也长成了一个15岁的大姑娘。这时,国家为了发展农村医疗卫生事业,有指标性的让每个乡推荐一个中学生到县卫校读书,于是她如愿以偿地成了贵定卫校农医班的一名学生。

学习中,老师经常对她们讲:“你们学的不是一般的学科,一般的专业,以后在工作岗位上将给病人以生的希望,给病人解除痛苦;当一个病人找到你的时候,就把生命交给了你。如果你们不好好地学习,将来如何给病人以生的希望呢?又如何解除他们的痛苦呢?”为此她挑灯夜战发奋刻苦努力学习。学习结束后,她被分配到当时的谷撒公社卫生院工作。她边实习边观察,遇上不懂的问题就不厌其烦地向老医师讨教。就这样,在卫生院老医师的耐心辅导和帮助下她渐渐成熟起来。

1986年,国家开始提倡、普及新法接生和计划免疫,并要求各项指标要达到85%以上,于是院里安排她一个人独当一面开展新法接生的工作。随着新的工作任务、工作重心的转移,她面临着严峻的考验。由于她工作的对象均是边远山区的农民群众,文化、经济相对落后,少数民族占大多数,又是三不通地区(即电不通、水不通、路不通),村民接受新事物的意识比较慢,相当封建,开展工作十分困难。常常是上门免费服务工作,不但不受欢迎,还挨骂。有时候,她感觉到特别委屈,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硬着头皮坚持下来了。

1993年拆区并乡后,因工作需要她被调到铁厂乡卫生院任妇幼专干,负责全乡的妇幼保健工作及上治疗班。1994年开始任铁厂乡防保组组长。无论干什么工作,她都会认真的去对待,所以她的工作也很少出差错。

近十年的工作经历,使她深深地体会到本身素质与专业知识对业务工作的重要性,也认识到她所学的知识已远远不能适应她新的工作需要,要想进一步提高她的业务水平,就必须要到高一级的学校去进修、学习更多的新知识。1995年,在老院长的关心、鼓励下,她考进了黔南卫校。通过三年如饥似渴的学习、充电,她的专业知识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,仍回乡卫生院工作。

就在这时候,一件事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,让她的人生观有了升华。

贵州大山气候湿润,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容易得风湿病。摆谷村山寨有两位老人罗朝渊、雷文芝,他们的风湿病很严重。经常要走十一公里的路程到乡卫生院来找她为他们治疗,尽管路程不算远,因为他们的腿脚患风湿走得慢,一路上走走停停的,从早上吃点早餐后就开始走,往往要走到下午才赶到乡卫生院。看完病走回去,到家已经是天黑尽了。实际上,他们的病也就是打一针买点药的事。

每当她看到老人气喘吁吁地来到卫生院,又十分困难地离开卫生院时,她很是难过,老人太辛苦,太不容易了。很多次,老人离开时她都悄悄地流泪了。她想,如果村里有一个卫生室一个医生,老人看病就方便多了。

还有一次,天刚麻麻亮,她还没有起床。谷丰村一位患儿父亲背着孩子就到卫生院来拍门了,她急忙起来问是什么情况。他含着泪说孩子昨天夜里发了一晚上的高烧,半夜就从家里出发了,走了将近五个小时。

为了老人们不再为打一针而走上几个小时的路,为了村民们不再因路途遥远而耽误看病,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,她还是下决心回村里开个卫生室,方便方便群众,解决一下村里缺医少药的问题。虽然她的力量有限,但是能解决一点是一点,无论条件多么艰苦,她都要尽她最大的努力去为群众做她力所能及的事。

开卫生室初期,由于交通不方便而让她吃了不少苦头。一个女人,挑着五六十斤重的药物,走在乡间小道上,是一种充实的生活,也是一道风景线。她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,是她心中的理想不灭。那一双双渴望得到医药解除痛苦的眼神,那一碗碗端给她解渴的清亮之水,宛如一滴滴甘露,就是对她的鼓励和鞭策。

她最难忘的是1999年的一天,摆佐有位老人慢性支气管炎并哮喘病急性发作,她出诊到老人家中给老人治病,等老人的病情好转后,已经夜深了。在回家的路上,随身所带的手电筒突然坏了。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夜空,她的心里是一阵一阵的紧张和害怕,六神无主。慌不择路中,她跌倒在了两米多高的路坎下。当时她已是有八个多月的身孕了。迷迷糊糊中她慢慢凭着记忆摸回家,回家后发生了大流血,家人急忙把她送到云雾医院去抢救。

由于山高路远,道路崎岖而耽搁了最佳治疗时间。在剖腹产过程中出血不止,血压下降厉害,生命垂危。为了保住生命做了子宫切除手术,孩子出生3天后也夭折了。残酷的现实给她的打击太大了,当时她连死的心都有了。丈夫安慰她说,“给女儿办独生子女证吧,她们有一个姑娘就够了。”她默默地流泪,其实她知道他一样的难过,不好受。在住院的同时,她又失去了一次考试转正的机会。

她的丈夫是一位退伍军人,他从部队复员后进了县城一家烟厂做保安。她知道这是他很钟爱的职业,因为他在部队上几年摸爬滚打的锤炼有了用武之地。自从她跌下高坎大流血后他便下决心辞去了厂里的工作,回乡务农。他说他要一辈子守候在她身边,要让她不再受到任何伤害,还要辅佐她成就一名优秀的乡村医生,实现她的愿望,她的梦想。于是在养病期间,她一个人静静的思考。人生短短几十年,不能光为自己而活着,应该有那么一点给人想念的东西,要活得有价值。她想,身体恢复后回到工作岗位上,仍然还要拼命的努力工作,服务群众,急病人之所急,想病人之所想,忙碌中一定会忘记过去的伤痛。

从那以后,不管是谁家生孩子,只要是她去她就一定会坚守到孩子平安出生。由于那次失血太多,导致她的身体出院后一直不好,所以有几次在孕妇家接生时都因太累而晕倒。尽管这样,她还是要坚持到孩子出生母子平安,因为她不希望她的悲剧在他们的身上重演。

2010年,她们摆谷村的公路修通了。她想她要是会骑车,每次出诊肯定就会节约不少时间,就不再耽搁给病人看病,就可以做更多的事了。

但是学骑车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因为她四十二岁了都还不会骑自行车。虽然她学骑车不知摔倒了多少次,身上经常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,才买的新车常常是摔坏了送去修理铺修,修好了不久又摔坏了,然而为了更高的目标,她横下心来一定要学会骑车。这样周而复始练习,付出了不少的代价,她终于将其征服了。学会骑摩托车,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。

回顾这二十七年来她的行医生涯,她没有离开过她的故乡,也没有见过大世面,但是她知道她的职业对每一位家乡的群众是多么的重要。过去的日子里,她几乎走遍了摆谷村及周边的每一个寨子,也几乎是家家户户都留下了她的身影,而百分之八十的家庭从未收过一分出诊费,每年还要为一些贫困的的群众免去几百元不等的医药费。但她是一个从生死边缘走过来的人,所以她对金钱看得很淡,她只看重人的生命和她的职业道德,看重她一生的选择—做一个合格、优秀的乡村医生。

曾经有很多同学、朋友劝她说,“你从那里出来吧,在那山里太苦了,每个月就那么一点工资,还不如在外面打工的,别人不到两个月就把你一年的工资找回来了。”的确也曾经有人愿用五千块钱的高薪聘用她,但都没有打动过她放弃村医的职业。她选择留下来继续为村民服务,再苦再累工资再少她都愿意。她无怨无悔,因为这是她一生的追求。时至今日,她不敢说她做得很好,但她敢说她做到了问心无愧。

 


为我点赞


回到顶部